40年长销心理书《热锅上的家庭》:家庭系统里的三角关系不稳定

  家庭治疗大师米纽庆说:“一个理想的家庭,其实就是一个有修复能力的家庭。并没有一个家庭是没有冲突、没有问题的。只要这个家庭具备了修复冲突、解决问题的能力, 那它就是一个足够好的家庭。”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常觉得大部分心理学书籍所探讨的关于酗酒、吸毒、家暴、外遇……等问题,距离我们的生活有那么点遥远的话,那么这一本《热锅上的家庭》,围绕着一家五口人的家庭治疗全纪录——从离家出走闹自杀的女儿,到貌合神离渐行渐远的夫妻,再到父母双方的原生家庭婚姻观的影响……则会让我们每一个读者隐约间都能看到自己身处家庭关系中的类似感受。

  这本 40 年长销不衰的原生家庭经典著作《热锅上的家庭》,是有多年家庭治疗经验的临床心理学博士奥古斯都·纳皮尔和精神医学教授卡尔·惠特克共同写成,于 1978 年。

  封锁内心,不善表达情感、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律师丈夫;经历丧偶式育儿、没有存在感、怀疑人生价值的家庭主妇妻子;不经意间成为父母婚姻问题里的替罪羊,时不时上演离家出走闹自杀的 16 岁女儿;因父亲缺位而迷惑自大的 11 岁儿子;一心想让家人别再吵架的敏感 6 岁小女儿……

  这一连串看似无解的个体典型问题,经由本书两位心理治疗师从家庭系统出发,站在整体的高度得以找到问题的解决方向。

  传统的个体心理治疗,倾向于从“有问题”的个人入手,把心理问题归于个体创伤和原生家庭,试图站在个体的角度突破创伤性经历和童年问题。但这样的解题思路难免存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片面和局限。事实上,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

  作者用极为生动细腻的语言,小说式的行文节奏,完整记录并呈现了布莱斯一家五口的家庭治疗过程,带我们揭开了家庭系统治疗的面纱:

  原来,呈白热化的母女问题,竟然是父母回避渐行渐远的婚姻问题的下意识行为;而在两位专业治疗师的引导下,父母正视婚姻危机后,才发现,一切的根源在于各自原生家庭婚姻观的影响。

  就这样如剥洋葱般,一层一层地深入到家庭系统里,才能真正抵达问题的核心,而这也是系统治疗的初心。诚如作者所言:

  家庭就像一个小宇宙,自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当心理问题、家庭问题出现时,个人不必也不应该孤军奋战,而是要和每一位家人一起解决问题。

  因本书所呈现的内容和思想极为丰富,从家庭中存在已久的制衡力量、三角关系、共生纠缠关系到原生家庭的影响等等,不一而足。我且从家庭系统里最为常见的三角关系出发,来和大家简单分享一下~

  我们都知道三角形的稳定性,不仅广泛运用于建筑,在人际交往中也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比如历史上很著名的“桃园三结义”,比如大仲马的“三剑客”,比如《哈利·波特》里的三个密友……

  三人小团体的关系相较于两个人来得稳定持久,这是因为当两个人发生矛盾和分歧的时候,有第三方的存在,可以起到很好的润滑作用。通过彼此与第三个人的联系,可以减弱两个人之间的冲突张力,从而得到关系的再次平衡。

  但是,如果长期存在一个第三人,只是作为另外两个人解决问题的工具,甚至是作为问题转移的对象,那么这样的三角关系就要开始引起警醒了。

  当一个家庭里,某两个人的关系出现紧张的时候,其中一方或双方会把注意力投向第三者,第三者则会参与到前两者的问题中来缓解两人间的压力和紧张。

  这就是家庭治疗大师莫瑞.鲍恩 (Murray Bowen)所提出的家庭三角关系 (Family Triangulation):通过第三者的介入而转移两个人之间的冲突。

  在本书案例中的大卫和卡罗琳,结婚将近 20 年,曾经的他们也是非常亲密,时有沟通,但随着日子的流逝,生活里的鸡毛蒜皮,逐渐冷却了曾经的激情,彼此间更是多有不满,却又不肯轻易表现出来,因为潜意识里的他们很清楚婚姻的薄弱,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不想面对的离婚局面。

  于是,在他们渐行渐远的婚姻疏离关系里,彼此很有“默契”地选择了女儿克劳迪娅,试图让她成为两人婚姻关系里的“第三人”,借着处理女儿的问题,来维持婚姻的稳定性。

  不幸被选中的克劳迪娅成为了父母婚姻中的替罪羊,她开始刻意疏远母亲,模仿父亲大卫对母亲卡罗琳的不闻不问,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甚至夜不归宿。而卡罗琳呢,也很配合地开始对女儿吹毛求疵、大发雷霆,借着和女儿的争吵,来表达对丈夫的不满。对卡罗琳来说,这是安全的,毕竟女儿是不会和她离婚的,所以她可以尽情地将对丈夫不满的情绪转移发泄在女儿身上。

  同时,丈夫大卫选择站在女儿这一边,负责安抚女儿,也顺便借此向女儿抱怨妻子。

  就这样,女儿克劳迪娅成为了父母婚姻问题中宣泄不满的通道,但显然这并没能解决真正的问题。随着母女之间的争吵日益激烈,父亲大卫在家庭治疗中也提到,之前自己都是护着女儿的,但最近因为女儿实在太过分了,自己就转而和妻子一起教训她。

  当夫妻双方因为女儿的问题而再次并肩作战的时候,他们的婚姻终于有所回温,但女儿却开始觉得被父亲背叛了,于是越发的叛逆和不听话。

  这种情况下,女儿克劳迪娅完全成为了父母婚姻问题中的替罪羊,但本书作者同时又指出,克劳迪娅也不仅仅是一个无辜的替罪羊。虽然被迫卷入父母的婚姻问题里,但在这场风波中,她也借此宣告着自己的独立和存在感。

  更有甚者,在家庭系统里,敏感的孩子往往会比父母更能发现并察觉到他们的婚姻问题,也因此会下意识地制造一些问题,来吸引父母的注意力,试图维系家庭关系的稳定。

  很多家庭里,最常见的莫过于,每一次父母的激烈争吵下,就会出现一个生病的孩子,或是身体上的,或是精神方面的情绪问题,不过是如上所述,下意识里进入了替罪羊模式。

  也就是说,当家庭系统里的夫妻感情出现了问题,却没有面对的勇气时,会下意识地寻找第三方来试图营造一个暂时稳定的局面,借此逃避问题。

  这样的下意识里,向内探寻,则是让无辜的孩子成为了替罪羊;而一旦向外探寻,便轻易“诱发”外遇的出现。

  虽然本书的案例布莱斯一家,不存在外遇的问题,但两位作者也插叙了另外一对夫妇在面对了无生气的婚姻时,在彼此不自觉的“默许”之下,促发了丈夫外遇的行为,而一旦东窗事发,他们便无法再回避婚姻问题,必将有个解决之道。

  这样的观点让我们乍看之下有点愕然和不可置信,但倘若足够理性,从整个家庭系统的全新角度来看,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不是有句话说,我们常常以为外遇是婚姻问题的罪魁祸首,但实则不然,恰恰是婚姻出现了问题,才导致了外遇的发生。

  当然,这里并不是在认可外遇,一如我们也不赞同家庭里的替罪羊模式。但这恰恰是很多家庭系统中,婚姻出现问题时,夫妻双方下意识里的不自觉消极处理方式。

  本书案例中,布莱斯夫妇在两位专业治疗师的及时干预和疏导下,终于意识到女儿克劳迪娅的叛逆,和后来儿子丹的自负,都是因为先后不自觉间陷入他们夫妻俩的感情问题圈里。这是他们这个家庭系统对婚姻危机的一种反馈,基于他们一家人的下意识的默许行为。

  而一旦突破了这个迷雾后,夫妻俩总算可以正视婚姻中的问题,在家庭关系中去三角化,重新回归夫妻的二维关系,积极寻求解决之道。

  问题不是问题,其他人对问题的不接纳、对抗,或执着于解决问题,才构成了真正的“问题”。

  家庭治疗大师米纽庆曾说过:“一个理想的家庭,其实就是一个有修复能力的家庭。并没有一个家庭是没有冲突、没有问题的。只要这个家庭具备了修复冲突、解决问题的能力,那它就是一个足够好的家庭。”

  而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又好比在照镜子,每一位读者依稀都能从中照见自己、照见家人,照见那些被我们误以为是问题的问题,照见那些真正被我们忽略掉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让我们学习到如何把家庭看作一个有机的整体,以系统性思维去分析并解决家庭关系里的问题。

  我是@楚汐思读绘,感谢你的阅读~如果喜欢,欢迎点赞关注,持续输出优质好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